从拉斐尔到草间弥生,看艺术大师们如何“面对自己”→

  新民晚报“上海时刻”出品

  今天起,万众瞩目的“大师自画像——意大利乌菲齐美术馆珍品展”在上海东一美术馆正式向公众开放。从文艺复兴到巴洛克、新古典主义、浪漫主义再到当代艺术,此次展览精选的50件作品,跨越500年的史诗级艺术瑰宝,是自画像艺术发展史的一次集中展示。

  

   图说:展览现场 新民晚报记者 王凯 摄 (下同)

  展品全部来自有“文艺复兴艺术宝库”之称的意大利乌菲齐美术馆,馆内珍藏传承自传奇艺术赞助人美第奇家族,是意大利乃至西方绘画史的重要“家底”。此次的“大师自画像”展则是为上海东一美术馆量身打造的。 

  展览开场即直奔“高潮”——展览由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天才画家“拉斐尔”领衔。这张《拉斐尔自画像》是拉斐尔最著名的画作之一,在这幅半身像中他绘制于1506年前后,是在佛罗伦萨生活时所绘制。自画像中的画家20岁出头,风华正茂,披着栗色的长发,面庞俊美而忧郁,几乎是拉斐尔的标准照。梵蒂冈《雅典学院》中的拉斐尔样貌与这张自画像相似。而威尼斯画派的代表人物“提香”,则紧挨着“拉斐尔”。提香自画像用色简约,衣服帽子都是深色,皮肤胡须都是浅色,手中持有调色板,侧脸看着远方,面部威严。

  

  图说:拉斐尔自画像

  展厅里,鲁本斯、丁托列塔、委拉斯开兹、伦勃朗、雅克-路易·大卫、安格尔、夏加尔、莫兰迪、草间弥生、蔡国强等50位艺术大师的自画像齐聚一堂。观众可以看到,这些艺术大师是如何将自己的面貌呈现在画作中,又是如何“诚实”地面对自己——“诚实”地描绘自己的外表,“诚实”地展露内心世界。

  当时间来到20世纪,艺术家已经不再满足于照相机式的摄录,抛弃了追逐俊俏、威严、美丽的外表,而是追求自由,张扬个性,观看自我的角度和背景标新立异。“怎么画自己”替代“把自己画成什么样”,成了展览“后半场”的母调。有人开玩笑说,后面那群艺术家在创作自画像时,不会再照镜子看里面的自己长什么样了。 

  

  图说:草间弥生自画像

  从莫兰迪、夏加尔开始,艺术家自由选择绘制不具备传统美感的脸庞。在夏加尔的自画像中,埃菲尔铁塔、巴黎圣母院都清晰可辨,画家一对杏眼,颧骨高松,画作是对妻子贝拉的早逝的纪念,也是对生命之颂扬。而乔治·莫兰迪的自画像描绘的是35岁的自己,他穿衬衫和马甲,目光专注,手中握着调色板和画笔,以平淡柔和的“莫兰迪”色描绘着自己。莫兰迪的作品惯于用统一的柔和灰色调营造宁静静物,他的自画像也保持一贯的绘画风格。因画波点与南瓜被世人牢记的日本大师草间弥生,自画像中的双眼催眠一般地凝视前方,画家用波点来构建脸部和身体,在背景上搭配了标志性的破碎网格,有一种与众不同的表达。唯一的中国艺术家肖像是蔡国强,他用自己的标志火药在纸面左下角炸出了一张小型自画像,天空中的黑白花火象征了艺术的灵感。

  

  图说:蔡国强自画像

  此次展览是上海东一美术馆规划中的“五年十展”中的首展。东一美术馆执行馆长谢定伟说:“在乌菲齐美术馆的馆藏中,自画像作品是一大亮点。而艺术家也都有创作自画像的习惯,所以这一展览不仅局限于意大利艺术家,而是涉及不同地区、不同时代的艺术家。”

  乌菲齐美术馆的藏品数量巨大,且仍在增长,目前,自画像藏品已超过1800件。乌菲齐美术馆馆长艾克·D·施密特表示:“这些作品都是来自杰出艺术家的,这一展示过程呈现的是自画像如何随着时间的推动而演变……展览中的每一件作品都有各自的故事与力量,因为这些画作就是艺术家表达灵魂的镜子。”

  

  图说:展览现场

  展览将持续4个月,于2023年1月8日闭幕。(新民晚报记者 乐梦融)??